学历等级价是公开宣扬的学历歧视

上周六,广东省2015届高校毕业生本科生第一场招聘专场举行,现场有一深圳企业对不同院校毕业生“明码标出等级价”引人注意。新进应届生,按院校等级不同,学历不同,起薪点不同。如技术类本科,普通院校为5000元,重点院校6000,211工程院校7000,985工程院校8000,清华、北大、电子科大为9000元。非技术类的薪酬标准也依照不同学历不同院校设置了不同起薪点。(南方都市报11月22日)

虽说这些企业在录用时,没有提出非985、211院校不录,不能追究其招聘歧视,但是,按毕业学校给学生设定薪资标准,学历歧视的意味相当浓,而对于这种就业中学历门槛、等级,舆论意见不一,在反对学历歧视的同时,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,这体现了985、211院校的价值,是学生努力上985、211院校的应得回报。

其实,赞同学历门槛者,更多是站在985、211院校立场说话。拥有身份特权者,总会为身份特权辩护,这毫不奇怪。现在已经进入985、211高校的学生,对废除985、211肯定会有不满——自己失去经奋斗好不容易获得的“身份优势”,可这种优势,本来就不应该有,以学历论英雄,这是学历社会陈旧的人才观,名校所有学生的能力、水平都高于普通学校吗?应该用自己的实际能力去竞争,在有更多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学校求学的学生,担心离开了身份,就失去优势,这不恰恰反映出学校身份对教育的破坏吗?同样,一所办出质量、特色的大学,也根本不应该在乎所谓的身份。

事实上,我国985、211高校每年的总招生计划,不足50万(75所部属院校的本科招生人数在35万左右),占所有招生计划的7%(2014年全国招生计划698万),这其中,被录取的农村生,不到30%左右(北大的录取比例一度只有一成,清华不到20%),最多15万。不管985、211怎么扩招,能进入211的只是所有学生中的极为少数,更多的要进入二本院校、三本院校、高职高专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把985、211作为就业门槛,挡住了多少学生的就业路?一个农村学生因接受的基础教育薄弱,只能进普通本科院校,由于没有211学校的身份,在考研、就业一直遭遇歧视性对待,这公平吗?这就无怪乎在我国农村地区,形成考不上一本就不算上大学的观念,以及“新的读书无用论”——既然考不上985、211,上不了一本,读大学就没有价值,那么读高中干什么,既然不读高中,还不如初中就辍学。可以说,这是以90%的学生被歧视,出路渺茫来换来10%的特殊身份。这是国家办教育需要的局面吗?

就业的学历歧视、学校的等级划分,已经堵死了我国教育的发展道路,这对教育发展和学生求学来说,是最大的不公平。也形成我国教育的恶性循环,追求获得教育特权,制造我国的教育焦虑,也是大家的“动力”,而一旦获得教育特权,都坚定捍卫自己的地位、利益。有人会说,取消985、211,学校也还会有名校和普通校,这是完全不同性质的问题,我国的985、211是政府给学校的身份、划分的学校等级,且给不同学校不同的资源和政策,简单地说,是政府制造的不公平,学校只要进985、211,不管办得如何,都高人一等,而学生只要考进这些学校,也就有了竞争优势,这对整个社会的学历情结,推波助澜,而在市场竞争中出现的名校,是自主办学、自由平等竞争的结果,学校没有任何行政性质的身份标签,是由培养质量塑造出学校品牌。

据媒体报道,11月21日,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出席“2014年省部共建地方高校工作研讨会”时明确表示,今后,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会在支持范围、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,破除“985”“211”等身份壁垒,更加注重绩效评价。这是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就“985”“211”高校存废的首次公开表态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不是取消985、211高校的身份,而只是在保留身份的情况下打破“壁垒”,学校的身份、等级会依旧存在。

把国家优质的教育资源集中在只有百分之几的学生身上,制造出学校和学生的三六九等来,这是培养精英的思路,而非大众化教育思路。我国高等教育早在2002年就进入大众化教育时代,但我国的教育发展战略却没有调整,于是出现严重的教育问题。要让中国教育摆脱现在的困境,只有消除学校间的等级、歧视以及与之对应的就业学历歧视,这样才能让教育回归让每个人生活更美好的本质。(熊丙奇)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